晚清古韵 风云百年:昆明闹市中的石屏会馆,一段无法复制的云南唯一

前言:昆明的翠湖边上,有座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建筑,不是官邸、不是私宅、不是名人故居,而是一种独特的所在:会馆。

它就是坐落于昆明市翠湖南路中和巷二十四号的昆明石屏会馆,依山(五华山)傍水(翠湖),居高临下,气势宏伟,规模宏大,是现今昆明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清代会馆

晚清遗风里的文化盛宴

如今的石屏会馆,算是昆明翠湖周边闹市中一处不可多得的晚清遗风。

会馆坐南朝北,为一进三院、四合五天井的二层土木结构清代建筑。

会馆的整体布局严谨规整,院落之间连接紧密,二层院与院之间采用“走马转角楼”的传统建筑工艺,体现了当时云南,特别是滇南地区能工巧匠高超的建筑技艺和审美水平。

会馆的装饰布置巧妙精湛,雕花的格子门,玲珑剔透的窗户,线条流畅,刀工精细,触目所及均为贴金的建筑艺术处理方法,可谓富丽堂皇。

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除了有点年份、有点历史之外,只会让人看到那个年代有钱人家的奢靡,就像用今天的眼光去看暴发户一样。

但这是会馆,是当年各种风流人物经常出入的场所,自然不会简单。

石桌、石凳、绿藤、古树,显得格外清幽,为老宅平添了几分古朴雅致的魅力。

会馆内,保存有清代道光年间云贵总督林则徐所题的“三岛淳风”牌匾,门柱上悬挂着云南科举时代唯一的“状元”袁嘉�b所书的“云根文采”楹联。

馆内还挂有好些名人字画和题写的板联,这是200多年来云南各地经济文化交流活动的见证,有着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,更为石屏会馆增添了几许高雅的文化气息。

▲林则徐所题的“三岛淳风”牌匾

石屏会馆的魅力还不仅限于此!在这样一个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老宅里,居然还可以品尝到地道的云南美食!

石屏豆腐,石屏八面煎鱼,汽锅鸡,乳饼,八宝饭,牛肉干巴,凉拌米线……,真的不要太石屏,真的很云南!

所以,才会有人这样说:在昆明石屏会馆吃一顿饭,吃的不是美食,而是历史、是艺术、是文化。

会馆文化与乡情乡愁

石屏会馆,始终是会馆,离不开、躲不掉会馆文化。

会馆文化,是中国一种独特的乡土文化,是从明朝时期诞生,并一直延续到清朝的一种特有民间文化。

会馆,不仅仅是一种建筑,更多的是将同一地方、同一类人聚集在一起的纽带。

最初的会馆,被称为试馆,这里的“试”,指的就是古时候的科举考试。

每当试期来临,各地的学子都要到应试场所,他们当中,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出远门。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,难免会在住宿、生活起居等方面遇到困难,对于一些家境贫寒的人来说,更是如此。

学子,从古到今都是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、一个地方的希望所在。

因此,那些有能力的人,都很乐于帮助自己的同乡,这是一种美德,也是一种相当划算的长线情感投资。

于是,早年间先行的做官或者从商的人,就积极筹措资金,修建集中安置应试学子的场所,这就是早期的会馆。

就如同全国大考到了临近考试的日子,众多学子会从全国各地涌向京城一样,明清时期,三年举行一次的乡试到来的时候,各府、州、县的应考者会集省城。

乡试因试期在秋天,又称“秋闱”,考试的场所称为“贡院”。

云南贡院与石屏会馆

明朝初期,云南的考生要到遥远的应天府(今南京)参加乡试。到永乐九年(公元1411年),朝廷命云南举行乡试,开始在昆明筹建贡院。弘治十二年(公元1499年)在今云南大学东陆园新建云南贡院。

云南贡院“背负城墙,面临翠湖,居高瞰下,势若踞虎”,是难得的钟灵毓秀之地。

▲云南贡院至公堂

这些字眼,是不是有点眼熟?

确实,前面一开始介绍石屏会馆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样说!

如今的昆明石屏会馆就与云南大学的主体建筑会泽院后,一座白墙黄瓦、雕梁画栋、古朴典雅的建筑――云南贡院,隔翠湖相望,一南一北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馆的功能也不断增加,除了一开始的招待科举考生,更多其他元素也加入其中。

很多外地来此经商或者会友的人,也开始来到会馆,逐渐形成了同乡或者同行业的不同会馆分布。

人在异地,能够遇到自己的同乡或者从事相同行业的人,自然让人倍感亲切。

正因为如此,会馆几乎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布,尤其是那些外来人口流动频繁之地,更是几乎囊括了各种不同形式的会馆。

石屏会馆就是这样诞生的。

昆明,从元代以来就是云南行中书省或者布政使司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交通中心。明末清初,更是曾有过南明永历小朝廷“滇京”的短暂高光时刻。

这样的繁华之地,自然少不了云南各地以及周边省份的会馆,石屏会馆就是其中之一。

石屏会馆的前世今生

昆明石屏会馆始建于清乾隆年间,至今两百多年历史。

民国十年(公元1921年)由当时石屏在昆明的行商者和学生倡议,石屏在昆同乡会发动社会各界人士集谷捐资,由云南唯一“状元”袁嘉�b先生和知名人士张芷江先生直接组织重建。

重建会馆的主要目的是照顾石屏在昆明读书的无住房学生和旅游、行商之人住宿及商贸集会。

▲民国九年(1920年)云南省图书馆合影,左起第五人袁嘉�b

新中国建立后,昆明石屏会馆先后由昆明市财政局、房管局代管,一度居民达五十六户。

历经八十载,风雨剥蚀,年久失修,加之不断被挤占,仅剩二亩二分余。

改革开放后因其悠久的历史和较高的艺术价值,即被列为第一批昆明重点文物遗产“保护建筑”。

经过红河州、石屏县的多方努力,昆明石屏会馆于2002年归还石屏县。

▲昆明石屏会馆大门背面。大门正面为西式牌楼,背面为中式飞檐翘角,非常独特

重修会馆是石屏人的心愿,在多方努力下,石屏引资千万,迁出住户,再次重修会馆。工程于2003年9月动工,次年3月竣工,这也是会馆历史上的第二次重修。

两百多年来,昆明石屏会馆跨越清朝、民国,到新中国,庇佑了无数石屏人。

现今展示在我们面前的昆明石屏会馆,完整地保留了它的历史风貌和文化艺术风格,散发着滇南文化名邦的深厚文化底蕴,成为会馆文化中的杰出代表。

据统计,自清代以来,石屏人在全国建了十七所会馆,在海外如缅甸、泰国等据说也有石屏会馆。

如今,位于普洱市思茅区思茅镇边城东路的石屏会馆,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,和昆明石屏会馆是同一时期。

▲思茅石屏会馆牌坊

思茅石屏会馆在道光年间不断经过不断扩建,也形成了相当规模。2010年思茅区人民政府将石屏会馆列为思茅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思茅石屏会馆是清代普洱茶业经济发展的历史见证,因而具有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价值。

看来,昆明石屏会馆,在过去和现在,一直都不曾孤单过。

为什么会是石屏会馆

在游览、感叹了一番昆明石屏会馆的建筑之美、历史之美后,太多的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:为什么是石屏会馆?

是啊,如今的云南石屏并不知名,老昆明城当年的会馆也不应该只有这一所,但遗留到现如今的,唯有石屏会馆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是石屏会馆?

▲石屏异龙湖畔 来鹤亭古建筑群

如今的石屏县是云南省红河州下辖县之一,县境位于云南省南部,红河州西北部,被称为“文献名邦”“柑桔之乡”“杨梅之乡”“鱼米之乡”“豆腐之乡”“歌舞之乡”。

貌似这些头衔和称谓,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主要还是石屏豆腐、杨梅,海菜腔、烟盒舞。

高光石屏,从云南第一村说起

石屏赤瑞湖南岸的郑营村依山傍水,既得湖水之利,又不会受湖水之害,且土壤肥沃。

自明朝初年明军入滇到洪武中后期,朱元璋“移中土大姓以实云南”,有江浙皖籍汉人迁入郑营,郑营变成了一个多姓汉人聚居的大村落。

1999年,郑营村被命名为云南唯一省级历史文化名村,因而就有了“云南第一村”的美称。

▲郑营古村 图片@云南画报

郑营古村内有以姓氏和地理环境命名的三街九巷,街道是青石路面,民房多是坐南朝北的大四合院。全村有403座四合院,保存完整的四合院有28幢。

郑营古村中著名的建筑――陈氏宗祠、郑氏宗祠规模宏大,建筑装饰的木雕工艺精湛,雕刻、书画均展示了较高文化水平。

郑营古村内的宗祠、楼阁、学校和典型的民居建筑,集宝塔古刹的巍峨壮观,宫殿寺庙的气宇轩昂,楼阁亭台的玲珑别致,古典园林的幽静淡雅,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历史文化特色风貌。

▲郑营陈氏宗祠

郑营古村被建设专家称为“我国明清民居建筑的博物馆”。

陈氏宗祠内有当时滇南名人陈荣昌、吉林安徽巡抚――华宁人朱家宝、滇都督唐继尧、民国云南省财政厅厅长陈鹤亭的题词匾额和对联。

其中,陈鹤亭就是郑营人。

陈鹤亭,清末进士(与袁家�b同年考取),云南名仕(曾任民国黎元洪总统秘书),实业家(振兴了中国最大的锡业公司――个旧锡业),主持修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条民营铁路――“个碧临屏铁路”。

对于公益事业,陈鹤亭无不提倡,在重修昆明石屏会馆和个旧石屏会馆时,都倾囊资助。

▲陈鹤亭像(位于其倡建的石屏一中内)

▲在学子们的朗朗书声中,“云上乡愁书院”在郑营陈氏宗祠焕发新的活力 摄影@局部

所以,石屏古城、郑营等古村能堂而皇之地盖起这些大房子,光有钱还不行,还要有“名份”。这些名份就是太史第、将军第、司马第、进士第、状元第…….

因此,石屏,最值得一提的是:读书人。

崇文重教,出了云南科举时代唯一的“状元”

历史上,石屏的读书人很多!多到什么程度呢?

五步三进士,对门两翰林,举人满街走,秀才家家有!

据《石屏县志》:明清时期的石屏州,明清两代曾出文进士65人,明代有10人中进士,清代有53人(55人次)中进士,其中翰林15人,经济特元1人;武进士11人,文武举人640人,正如民谣所言:“沙至萧家海,翰林进士满街摆”。

▲石屏玉屏书院,现为石屏县博物馆

清末停科举后,石屏仍然大兴学堂。民国间,石屏出大专院校毕业生142人。其中,留学日本的12人,留学美国的6人,留学法国的1人。

石屏的读书人,已经早就走出云南、走向世界了。

当然最辉煌的时候,是清朝的最后一次科举考试。

清光绪二十九年(公元1903年),云南7个应试举人中有3个中进士,即:袁嘉�b、陈鹤亭、胡商弈,因同籍石屏,史称“石屏末科三进士”。

▲从左往右为李坤、施汝钦、袁家�b,三人均为进士

袁嘉�b,在这次癸卯科中第二甲62名进士,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好成绩了。后来,同年举行的经济特科,袁嘉�b又中第一等第1名,因而有“特科状元”的名头。

要知道,这是云南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状元,云南独一无二的全国状元,弥补了“云南不点状元”的空白!

清代先后开博学鸿词二次、经济特科一次,因此袁嘉�b被赞为“国朝第三人”、民间称袁嘉�b为“独一无二的状元”。

▲石屏古城 袁家�b故居纪念馆

消息传来,四方轰动,由当时的云南总督魏午庄手书“大魁天下”一匾高悬于昆明金汁河边的“聚奎楼”上,自此老百姓们就称此楼为“状元楼”。

据说,袁嘉�b回云南登状元楼时,时值电影兴起,还拍了一个纪录片为存念。很长时间内,袁状元可谓是引领云南社会风尚的第一人。

云南唯一的状元与昆明唯一的会馆

这样一个在云南、在昆明如日中天的袁嘉�b,直接组织了昆明石屏会馆的重建,爆棚的影响力之下,相信会馆的重建会是顺风顺水。

只有这样,才有可能在当年就寸土寸金的昆明翠湖边上,在曾经的平西王府不远处,重建如此规模的石屏会馆。

▲昆明石屏会馆内的袁家�b像,左为任浙江提学使时,右为任东陆大学(云南大学前身)教授时,中为其中“状元”的试卷

很大程度上,石屏会馆能历经浩劫和时代变迁保留至今,袁状元的名头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。

所以,昆明石屏会馆是一个无法复制的传说,唯有这样,才成了昆明的唯一。

▲袁家�b《防民犹防川论》

穿越完历史,还是让我们回到现实中、回到晚清遗风的昆明石屏会馆中。

如今,在昆明的石屏会馆中,还能见到当年袁嘉�b中状元的试卷。

当年,袁嘉�b将自己平生所学、平日思考的结论,铺陈为文,写了一篇《防民犹防川论》。全文5千余字,见解精辟,文理流畅,单是一手王欧合流的好字,就深得考官赏识,名列一等一名也是实至名归。

袁嘉�b先生亲笔手书题写的“石屏会馆”四个石刻大字和“云根文采”匾额,都在向游人诉说着石屏、诉说着昆明、诉说着云南那悠悠的明清往事。

【参考资料】

[1]石屏县志 // 云南人民出版社,1990-10

[2]何玉菲.石屏会馆 // 云南档案,2006-06

来源丨兴屏号

责编丨可爱

审核丨李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