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中心医院吴旭佳:我是台州派出来的战士

●她,爽朗的大高个女孩

●她,自信、担当,永远充满阳光

●她,任何工作总冲在前头

●她,是台州首批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之一

她是台州市中心医院

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

――吴旭佳

今天

一起来看“老吴”的日记

明天就要下病房了 我还是和同队的战友分开,“孤零零”的要和其他单位的战友重新组队,新战友是来自哪里?这边的病房是怎么样的?流程顺利吗?病人还好吗?交流能顺畅吗?………好多问题,让我有着上战场的兴奋也有着不安和不确定。好在我心态还算好,我也认为我这个大高个、平和的语气、病人隐约能看见的微笑着的小眼睛,能给病人带去安全感、亲切感。

疫情就是命令,加油,冲鸭!

下到病房

老吴的所有的忐忑和不安全都躲了起来

亲切、阳光

适应能力依旧出奇的好

有这样一位婆婆让我倍感亲切。

“阿婆您叫什么名字?”阿婆回答我,她叫周某某,这位是她的老伴,他们是一起来住院的。然后她看着我身上的隔离服,笑着对我说你们是浙江来的呀?我说:嗯,我是来自台州市中心医院的。随即阿公跟阿婆就说了声谢谢。这句谢谢对我的内心触动非常大,看着他们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。我就问阿婆,这边小辈称像你们这样的长辈叫什么,我怕因为地域冒犯到你们这些长辈,她笑着说:“不会不会,你们这么好,叫我们什么都没事”。

欢声笑语之中,仿佛已经忘却了,我是穿着严密的隔离服、他们是生着病的。这一刻,彼此都是无比温暖的。我是台州派出来的战士,吼吼,加油,吴旭佳。

面对疫情

患者时常情绪紧张

而老吴总是温暖安慰

在隔离病房,她的细致贴心和过硬的业务技术得到不少患者和家属的赞许,这也是她每天最为快乐和骄傲的时刻。

车里装满了满满的一排又一排的血,一个接着一个的采,因为是五点半去抽的时候,很多患者还在睡梦之中,我怕打扰他们,就非常温柔 非常轻声的核对着患者的名字,降低分贝是在日常的两倍。因为我觉得他们内心是很恐惧的,如果我们在他们的睡梦中大声的核对他们的名字,我想他们会更紧张吧。

虽然我带了三层手套。并且手套还比我的手小了整整一号,手是蜷缩在那里的。但是,弹无虚发,每一个病人,都是一针搞定。很快的就结束了这件“大事”。有一些病人家属说他来这里你是第一个,一针见血的人。这一份肯定,虽然细小,但是还是暖洋洋的。

在武汉的隔离病房,老吴一口气上了7个夜班,身体和心里都承受着巨大压力,即便身心俱疲,但老吴总睡不踏实。

2月4号

老吴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天

今天武汉的阳光非常好,也是我纯休息的一天。睡醒拉开 遮光窗帘,阳光透过纱窗的缝隙印在地毯上,显示出格格又条条暖光,很刺眼但是心里却突然间充满了能量,有了改变自己的冲动和想法、还有生的气息,低头看着空荡荡的街道,仰头看着太阳的方向,阳光洒在脸上,我突然间感觉,我需要重新管理自己,虽然每天工作强度大、心理压力也大,但是自己不能再一天天“沉沦”下去,得需要作出一些改变,所以吴旭佳需要开始光合作用了。

纵然和病毒直面,人世间的悲欢离合,依旧上演。我是医者,必须内心装满阳光,才能做到,把光分给每位患者。

隔离病服把大家捂得严严实实,为了辨认身份,大家会在隔离服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除了名字,老吴每次还会多写一些。

台州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 吴旭佳:“每天上班我会在我的防护服上写上三样东西,第一样我的名字,第二样的我医院,第三样加油两个字,因为对我而言,名字就是我的,医院我觉得也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信任。还有加油两个字,是对自己说,也是对患者说,所以一般我去做自己介绍的时候,我也会做到这几点,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来自台州的温暖。”

编辑:一舟

校对:兴舜、剑风

审核:旭敏

来源:无限台州APP